top of page

【彭博專欄】災難經濟牽動婚姻趨勢

2021-08-05 01:48專欄作家 米姆,編譯齊葉


婚禮鐘聲正為誰反覆敲響?顯然,愈來愈多的美國人正選擇步入婚姻。從訂婚戒指銷售大增到婚宴場地預訂一空,在在反映了我們正在經歷一波結婚熱潮。



不管如何,若僅將此視為一股先前被積壓的需求,將無法捕捉到全貌。歷史上曾發生的結婚潮顯示,人類的情感,尤其是與集體創傷相關的情感,在促使人們締結婚約及之後確保婚姻是持續或破滅上扮演了一大要角。


觀察結婚熱度長期的盛衰變化,會發現一些趨勢。首先最明顯的是,經濟不景氣會阻止人們步入禮堂。資料科學家歐爾森(Randal Olson)編纂的數據表明了如世界大戰和經濟崩潰等重大事件對美國結婚率與離婚率產生的影響。經濟大蕭條就不容置疑地對抑制結婚率有深刻影響。


據一項新近研究調查,1929年到1933年美國結婚率下降了20%,這種急劇下降可斷定是經濟困境的直接結果,且結婚率滑落最多的地區正是因蕭條受創最深的地方(雖然沒那麼劇烈,但2000年代的經濟大衰退期間也發生了類似現象)。


有趣的是,該研究也發現在經濟衰退時期締結的婚姻,其實比經濟相對繁榮時期來得更長久,有可能是因為攜手共度動盪歲月增強了伴侶關係的連結。這凸顯出結婚率起伏下一個重要卻少有人重視的層次:數量不等於品質。當婚禮鐘聲再次響起時,這點應被銘記於心。


假如經濟創傷造成結婚率下降,那麼其他類型社會衝擊對結婚率的刺激將比經濟恢復繁榮時的表現還要戲劇化。例如,在戰爭發生後結婚人數幾乎必然大增。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即是如此,在近乎所有受戰爭影響的西方國家,返回家鄉的士兵大批地結婚了。


法國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在一戰前,法國的結婚率已降至一年每千人中僅四人(千分之四);但戰爭結束後,結婚率驟升至千分之32,等於暴增800%。值得一提的是1918年發生了一場導致至少5000萬人死亡的全球大流行病,恰好也是可能造成婚姻趨勢變化的那種災難。同樣的,二戰後美國結婚人數也大幅增加,並隨之衍生另一個更出名的現象:嬰兒潮。


不過,在戰後結婚熱潮中經常遭到忽略的事實是,同時期離婚率往往也會戲劇性地上升。實際上,過去一個半世紀以來美國社會離婚率唯一一次顯著升高就發生在二戰結束後,那些先前因愛人將為戰爭遠去而在衝動與考慮不周下締結的婚姻隨著戰爭結束而休止。


這暗示了我們一個更深層的真相。當社會蒙受集體創傷,會迫使人們重新評估心中的優先次序和身邊的伴侶。原先看似遙遠或不切身的問題可能忽然變得迫切,如是否想要孤獨終老,一些人因此選擇成婚,另一些決定離婚,也有人反覆結婚又離婚。


不止戰爭,天然災害也能促成這類變化。一群系譜學家最近注意到,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後的一個月該城市出現了一波結婚潮,在難民營結識的男女墜入愛河並立即成婚。除了結婚證書的發放數量,其他更細微的證據也提供了佐證,如珠寶商所收到的訂婚戒指緊急訂單。這形成某種超現實反差,愛侶們在斷垣殘壁中展開新生活。當時一家報紙評論這種現象時打趣說:「那些被『震入』婚姻的人不應因其他任何更小的災難而訴請離婚。」


相同模式也出現在其他自然災難中。這個主題的學術論文相對較少,但一項對中國地震影響的研究和一項對襲擊佛羅里達州的颶風雨果(Hugo)的調查有同樣的發現:從統計數字來看,災後結婚率和離婚率都明顯增加。其中在佛羅里達州宣布為「受災區」的郡縣,離婚人數遠高於其他躲過風災最嚴重衝擊的地區。


不論是經濟災禍、戰爭或瘟疫,較少為人所瞭解的是在災難陰影下締結的婚姻的品質。現存少量研究顯示,人為災禍(如奧克拉荷馬市爆炸案恐攻或911事件)會使直接受災地區的離婚率下降。相較下,天然災害看上去會同時推升結婚率與離婚率。


這一切顯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對許多美國人的婚姻狀態產生持久的影響。這場疫情有可能加速一些人離婚,但足以被我們開始在全美各地所見的結婚潮所抵銷。這波結婚熱甚至可能帶來嬰兒潮,協助減緩生育率的長期下滑---儘管這是個更有待討論的問題。


然而這些婚姻能否長久持續,是另一回事。有兩位經濟學家對婚禮的研究可以補充這一點。他們發現人們在結婚戒指和結婚儀式上花費的金錢,與婚姻的長期存續性呈反比,也就是婚禮愈鋪張炫耀,婚姻可能愈不持久。


若你受邀參加一場在疫情後舉辦的婚禮,別為婚禮顯得簡單、低調與樸素而擔憂。因為選擇這種婚禮的伴侶最有可能經受得住時間考驗,無論未來還有什麼災難在前方等著。


(作者Stephen Mihm是彭博資訊專欄作家,編譯齊葉節譯,若要看更多彭博資訊專欄,請上http://www.bloomberg.com/opinion

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