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只花2毛錢 極速短視頻困住2億人

2021-07-24 14:00世界日報

中老年人是短視頻巨頭主要爭奪的下沉市場用戶。(新華社資料照片)


極速版短視頻為了爭搶市場,設計複雜的計算公式,給看視頻、邀請好友等行為標上不同金幣值,讓他們深陷其中。「羊毛黨」以為賺到了,其實反被短視頻平台套牢了……


50多歲的韓峰,生活在甘肅一個小縣城,對他來說,刷短視頻「薅羊毛」,已成為日常習慣,「閒著也是閒著,賺個小錢提升一下快樂感。」他說。


短視頻 爭奪下沉市場用戶


據AI財經社報導,像韓峰一樣分布在三線以下城市的中老年人,正是目前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巨頭主要爭奪的下沉市場用戶。


據2020年12月數據,中國互聯網用戶數有9.8億,而今年第一季度,短視頻App行業的月活人數均值已達8.3億。留給短視頻App的擴展用戶空間已不多,一二線城市的用戶接近飽和,因此套住更龐大更下沉市場裡的用戶成了不二之選。


羊毛黨 反而被平台套牢


報導說,短視頻巨頭於是設計一套複雜的計算公式,給看視頻、邀請好友等行為都標上不同金幣值,刺激收入敏感型用戶,使之深陷其中。據中信證券發布的報告顯示,2021年3月,抖音的MAU(月活躍用戶數)為6.22億,而極速版為1.82億。而快手主站的MAU為3.45億,極速版則達到2.71億。

「羊毛黨」以為賺了便宜,其實反被短視頻平台套牢了。(新華社資料照片)


然而,數億的極速版用戶付出大量時間,最後拿到手的收益少得可憐。以韓峰而言,快手極速版讓他一天賺三毛錢,抖音極速版四毛錢。


「羊毛黨」本以為賺了便宜,其實反被短視頻平台套牢了。




走路賺金幣 每天勤快走


住在山東的石穎一大清早就打開抖音極速版,非常熟練地點開屏幕下方最中間的「來賺錢」,滑到當日任務,點擊簽到,200個金幣入帳。


據報導,這是她連續簽到的第三天,再堅持27天,金幣獎勵就會達到4188個。而石穎的例行活動還有在抖音極速版裡看廣告、看直播,當然,這些都是能得金幣的。


不過,石穎付出最多的是「走路賺金幣」任務。抖音極速版會讀取系統「步數計數器」的內容,1000步可以拿800金幣。為了完成這個獎勵豐厚的任務,她每天都要實地走動。


跟石穎不同,江蘇的項飛刷得更多的是快手極速版。今年40多歲的他在三年前,被「看視頻就能賺錢」的快手極速版廣告吸引,從而開啟薅快手羊毛的征程。他每天大約刷2小時視頻。



日花2小時 平均1天賺2毛錢


報導說,項飛發現,快手跟抖音的賺錢任務各有不同,不過,在兌換現金上,快手極速版和抖音極速版兩個平台倒是非常一致——1萬個金幣,只能兌換1元錢。


在抖音極速版,一個20秒左右的短視頻,只能獲得8個金幣。這意味著如果不做其他任務,要想獲得1萬個金幣需要刷1250個視頻,需要近7個小時,而這些時間只能換來1元收益。


因此,為了獲取收益,石穎除了刷視頻還做其他任務,平時她一天賺5毛到1元不等,到節假日時獎勵會加倍,一天能賺到五六塊錢。總共算下來,她一年賺了400多元。

而項飛每天付出2小時以上時間,平均一天賺到手的錢是2毛。

抖音推出極速版搶市。(路透資料照片)

抖音極速版提供賺金幣的方法。(網頁截圖)


52歲小學教師 被App「綁架」


52歲的山西小學教師張瑤,也被短視頻極速版App「綁架」了。


張瑤的女兒小米很理解這輩人的做法:「你覺得他們為了這一塊兩塊的不值當,但對他們來說有一分錢都是賺的,相比年輕人,他們不在乎付出的時間和精力。」


聰明一點的「羊毛黨」已經開始尋找更划算的賺錢方法。項飛發現,在看視頻的時候,很多視頻只有一兩分鐘,經常是視頻播完了,一圈還沒有轉完就會停止,於是他就看那些10多分鐘的瑜伽的長視頻。


報導提到,韓峰的方式更為特別,他只看廣告。「這些軟件本來就是靠廣告掙錢,那看廣告肯定收效最大。」


你的小聰明 平台早有防範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平台早就對這些「小聰明」有所防範。


在快手極速版一個隱秘的角落裡有著活動規則:同一用戶每天有獎勵上限,具體以到帳或者頁面公示為準。「他們通過一些設計,把你控制得死死的。」項飛說。


韓峰被控制的是提現速度。他回憶,第一次註冊使用時,幾秒內就可以提現到帳,但現在有時候一個多月才到帳。


這一場追逐金幣的遊戲,邀請新用戶或許才是致富密碼。在兩個極速版手機應用上,拉來一位新用戶,可以直接賺二三十元甚至四十多元人民幣。


快手也推出極速版搶市。(中新社資料照片)


但是,有相當一批用戶無法獲得相應的報酬。在黑貓投訴上,「抖音極速版」7月份的7條投訴,全部是關於邀請新用戶卻沒有收到應有獎勵一事。


回想和快手極速版鬥智鬥勇的經歷,項飛坦言,「它們是有套路的,你玩不過它們。」



拉新拉活 用戶被被玩了


不僅是玩不過它們,「羊毛黨」們其實是被這些短視頻巨頭玩了。它們一系列讓用戶賺錢的方法,核心目其實只有一個:拉新。


據報導,在字節跳動做策略規畫的張金聖表示,「極速版」概念最早期針對的是下沉用戶,他們使用的機型普遍比較老,所以極速版設計的更小、更流暢。比如抖音App需要占用123MB的手機內存,但極速版只有40.3MB。


「後來開始有人發現,這部分低端機用戶對金幣更為敏感,可以用來『拉新拉活』,就加上了金幣功能。」張金聖說。


極速版帶來新用戶的成本要比其他獲客方式低很多。張金聖透露,在抖音和快手極速版App裡,帶來一個有效下載的成本約20元,但如果直接從品牌渠道購買,一個下載用戶需要支付幾百元。


事實印證了極速版的「成功」。2019年8月,抖音極速版正式在應用商店出現,40多天就獲得超過1800萬次的下載量。快手上線極速版比抖音早了一個月,效果也很顯著。數據顯示,在2020年的日活躍量已突破1億。



平台「算計」用戶 早晚被看穿


根據QuestMobile GROWTH用戶畫像標籤數據庫顯示,截至2019年10月,快手極速版用戶年齡分布在36-46歲以上的占比高達33.9%,比普通版同年齡段的用戶多出約10%。此外,「極速版應用」用戶所使用的安卓手機終端價格區間在1000-2000元之間的比重為37.5%,在所有價格區間中占比最高。


可見,生活在三四線及以下城市,使用千元價位國產手機的中老年用戶,成了短視頻極速版的主要增量。


面對眼前龐大的一塊「肥肉」,市場上大部分App都蠢蠢欲動,加入極速版下沉之戰。極光App的數據顯示,在今年2月的DAU飆升榜中,淘寶特價版問鼎榜首,前十的還有抖音極速版、喜馬拉雅極速版等。可以看出,在商業化模式創新上,各類App衍生版本已成為增長DAU的最重要方式。


但一味以金幣為誘餌獲得用戶增長不是長久之計,歸根結底,平台對用戶的「算計」早晚會被看穿。


報導說,從事互聯網產品運營工作的趙阿莫表示,金幣激勵的模式在針對某些特定群體的時候是有效的,但在黏著度上會存在一定問題,因為一旦停止活動,就會出現大批用戶流失。


在發現快手極速版金幣收益式微後,項飛已有放棄用它賺錢的打算。石穎也卸載了之前下載的不少賺錢類App,只保留了抖音極速版,「一天掙個一元錢也夠買兩個饅頭的,是不是?」


韓峰雖然還在刷抖音、快手和今日頭條三個極速版App,但已經沒有往日那麼有熱情了。


就算日子無聊,但韓峰越來越明白,刷短視頻對自己的生活還是有影響的,「如果用這些時間幹點別的,能掙到的肯定不止這些。」






2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