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神祕私人銀行 陷入文化衝突


2021-05-28 08:36經濟日報 編譯廖玉玲


私人銀行業總是罩著一層神祕面紗,而百達銀行(Pictet)更是神祕中的神祕。兩個多世紀以來,這家瑞士機構在一小群合夥人組成的團隊帶領下,管理超過6,000億瑞士法郎(6,620億美元)資產。



百達的管理團隊可說是梵蒂岡之外多元化程度最低的男性俱樂部,公司史上只有43人、且全是白人男性,晉升至管理合夥人之列,他們之間的關係甚至比一般的婚姻還穩固長久。百達的獲利水準更遠遠超過規模更大的上市同業,讓這群菁英每年可抱回至少2,000萬瑞郎。


此刻亞洲新富階層正呈現爆炸性成長,吸引瑞銀集團和滙豐控股等更大競爭對手進場,爭食資產和人才。但近年來,百達出現一種令人不安的新趨勢:關鍵員工開始離職。2019年一整年,財富部門總計有十幾位相當資深的客戶關係經理相繼提出辭呈,影響數以十億美元的管理資產。


這些老員工出走的主要原因是文化衝突。公司近來大量引進新人,管理超富們的財富,但這些新人與公司傳統不同的急促作風,引起老員工側目甚至不滿。


然而,對另一些人而言,變革還不夠快;一些因百達將煥然一新的承諾而加入的新人,又在沮喪失望下離開。


瑞士弗里堡大學(Fribourg)高級研究員阿勞尤說,「百達夾在兩個世界之間;一個是日內瓦私人銀行家的舊世界,一個是金融全球化的新世界,他們想要國際化、想要成長,想塑造出現代、又不過於現代的形象。這兩個世界正在碰撞中。」


可以確定的是,百達已來到一個十字路口,若想保持領先,必須有所調整。這意味要承擔更多風險,且要從傳承了200多年的謹慎、保密等類似禮賓的方式,轉向交易性質更強的經營模式。對於既有員工而言,改變何其不易,只是變革也帶來機會,可以重新思考舊習慣是否仍適用並有助在國際舞台上擴張。


儘管有種種傳統包袱,但百達近年來已更能接受變化。2014年瑞士的銀行保密制度終結後,百達變更了法律地位,因此開始揭露更多業績數據。合夥人之一貝斯特(Rémy Best)則把改革的焦點轉向財管部門——百達長期以來的核心業務。


百達內部檢討的結果,是公司確實需要新血,而他們在克拉迪(Boris Collardi)身上找到了。克拉迪2018年突然離開蘇黎士的知名私人銀行寶盛(Julius Baer),加入在日內瓦湖岸的百達,此事當時還在瑞士銀行業引起一陣騷動。


從表面上看,克拉迪跟典型的百達人的作風完全相反。現年46歲的他是百達數十年來第一位外部合夥人,他享受生活而非禁欲式金融家,把所謂「明星光環」和一點親切感帶進這個有200多年歷史的機構。


百達內部活躍合夥人的年資平均起來長達20年,靠的就是強調團隊精神與「以和為貴」的傳統。但這並無礙於克拉迪改革的腳步,除了從老東家帶了100多人來「投靠」百達,還加速改革投資和交易平台,把部分最資深的投資組合經理人換下,讓只有他們年齡一半的投資顧問上陣。


到2020年底左右,百達財富部門的銀行家已從五年前的740人膨脹到1,098人。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