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辦公室改變 牽動七大問題


經濟日報


工作地點和形式的改變,或許是新冠肺炎疫情最大的影響之一。在美國,防疫封鎖措施使富有的知識工作者搬往郊區和二級城市,以及靠近滑雪場或國家公園的「Zoom城」(Zoom town,為視訊軟體Zoom和新興城市boomtown的合字)。

雖然多數民眾終究會回到辦公室,但和疫情前相比,無論是辦公文化、勞動市場、都市財政,還是整個美國的樣貌,似乎已有了改變。

誰搬到了哪裡?

許多知識工作者從舊金山灣區和紐約,搬到邁阿密丹佛和德州奧斯汀等地。LinkedIn數據顯示,鹽湖城和佛州傑克森維爾(Jacksonville)等居住負擔較低城市,出現最大幅的移入人口增長。

但並非所有人都想搬家搬那麼遠。美國郵政總局數據顯示,去年3月到11月,大多數搬家的灣區民眾,搬家後的新址還是在灣區。而且雖然不少城市居民在郊區找到新房,但去年美國郊區房價漲幅和都會區都差不多。對許多城市來說,更大的問題並非是人要離開,而是不搬進來。因為辦公室關閉,大學畢業生找到城市工作後,不是在工作地點附近租房,而是搬回家。這對紐約和舊金山的租屋市場造成巨大衝擊,這些城市現在的租金和一年前相比,跌幅達兩位數。人們會多快開始搬回到大城市,將取決於遠距工作的相關規定。

雇主們贊同嗎?

雇主們對此的反應不一。例如臉書執行長祖克伯表示,臉書未來十年將有半數員工不在辦公室工作。福特汽車也告訴旗下逾3萬名員工,他們將能繼續在家工作,只有必要時才需進辦公室。

許多企業表示,遠距工作或許有助於招聘和維持員工多樣性,以及提振生產力。如果企業能因此減少所需辦公室面積,或是因為員工遷往較低價地點辦公,而能少付點薪資,企業獲利也可能增加。

不過,許多華爾街和紐約房地產的大老闆已開始推動計畫讓員工回到辦公室,並稱這樣對城市來說比較安全也比較好。

員工會同意減薪嗎?

企業和包括美國聯邦政府在內的大型組織,長久以來根據員工工作地點來支付薪資,以反映不同市場的勞動和生活成本。這表示,有些從高成本地區搬到低成本地區的人可能被減薪。不過,這種薪資減少,會被較低的生活成本或稅制彌補,因此員工可能不認為生活水準大幅降低。人力資源諮詢公司美世(Mercer)研究顯示,科技公司支付的薪資,普遍高於薪資調查建議的雇用矽谷以外員工時的薪資。

稅的問題怎麼解決?

這個問題還未解決。遠端工作已變成各州和地方政府棘手的財政和法制問題。其中一項爭議是,有些州的州法會對居民課所得稅。新罕布夏、紐澤西和康乃狄克州正進行法律訴訟,以阻擋鄰州對因為疫情遠距上班或停止跨州通勤的居民課稅。紐約和加州等高生活成本的城市和州也可能因為居民移出,稅基受到侵蝕。

辦公室可能的改變?

這將取決於人們多有頻繁回到辦公室。但有一個幾乎所有人都會同意的答案是,去辦公室上班的天數將比以前減少,辦公設備也該朝向為不適合線上舉辦的活動做準備。有些公司已在討論撤除辦公桌,並擴大員工用來專案合作的區域。有些勞工的辦公室則可能不復存在。目標百貨已讓出明尼亞波里斯市中心一處約100萬平方呎的空間,波音也可能出售西雅圖南部的商用飛機總部。房地產數據研究公司Green Street估計,美國整體的辦公室空間需求將下滑10%至15%。

其他國家狀況如何?

各國的狀況都不同。澳洲勞工已從大城市退居半鄉村地區,導致郊區房價去年大漲6.9%,漲幅是大城市的逾三倍。歐洲各國間的邊境關閉和旅行禁令,阻止了居民往郊區移動。唯一的例外是,很多班機從倫敦等高物價城市,飛往到捷克、羅馬尼亞和波蘭等東歐國家,一反多年來的東歐移民潮。

都市化會就此結束嗎?

肯定不會。大城市充滿了樂趣,一旦疫情結束,許多人都將選擇住在都市。同時,與人住的近也有非常多經濟和事業上的好處。紐約和舊金山的房租下跌,已吸引很多想撿便宜的人。但企業也正在接納招募更多遠距工作的員工,暗示人們在選擇生活地點上將更彈性。

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