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通訊平台創辦人躋身上流 南韓首富換人透露什麼意義?

2021-08-21 12:59經濟日報 編譯/廖玉玲、林奇賢

去年,南韓電影「寄生上流」橫掃國際影壇,更改寫了奧斯卡百年歷史。片中對社會「底層」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躋身「上層」的刻畫,讓人至今想來仍有無限反思。


在南韓,首富寶座向來都是獨家保留給該國財團負責人或繼承人,但最新統計顯示,「區區」一個通訊平台的創辦人,竟能憑一己之力擠下「富可敵國」的三星集團接班人,躍居南韓首富。這在南韓可謂歷史性一刻,也意味南韓經濟將進入新時代,大企業操縱一切的日子可能所剩不多。


數十年來,南韓經濟都掌控在所謂「財閥」手裡,直到現在情況大致上依舊如此;從民眾日常的食衣住行,到國家經濟支柱,幾乎都由五大家族「總包」,這些家族的成員自然也就是富豪榜上前段班的常客。


●首富換人做


但根據彭博億萬富豪指數的計算,李在鎔的淨值在5月上旬從將近260億美元腰斬,之後便在120-130億美元之間遊走,到8月16日收盤連120億美元也失守。


反觀Kakao創辦人金範洙,他的淨值在6月中旬突破120億美元,到6月23日曾攀升至148億美元,當時便一度超車李在鎔;到8月16日收盤仍維持在130億美元之多。

南韓最大通訊平台Kakao Talk創辦人金範洙。 美聯社


不只彭博億萬富豪榜出現這種狀況,歷史更悠久的富比世(Forbes)富豪榜,今年6月公布的南韓富豪榜上,榜首是生技公司Celltrion創辦人徐廷珍,這是該雜誌2005年開始推出南韓富豪榜以來,首度由白手起家的創業家登上首富寶座。富比世更指出,南韓富豪榜推出這16年來,榜首不是三星就是現代集團的負責人或繼承人。


不只如此,在富比世列出的南韓前十大富豪中,有四位靠自己雙手打出天下。而他們的財富都是來自電子商務、娛樂和電玩等所謂「新經濟領域」。


彭博的億萬富豪榜也出現類似的趨勢,全球最富有的500人中有六位來自南韓,若再加進歸入美國籍的電商平台Coupang創辦人金範錫,七人中有四人都是靠自己闖天下,且主要來自遊戲與電商這類所謂新經濟產業。

●新舊世代富豪的差異


根據維基百科的描述,現年55歲的金範洙,父親在製筆工廠工作,母親則是飯店清潔人員,他幾乎是爺爺一手帶大。小時候家裡七個人擠在一個房間,是五個兄弟姊妹中第一個上大學的人,靠著當家教半工半讀念完首爾國立大學,也拿到碩士學位。32歲那年成立了第一家公司Hangame Communications,兩年後與南韓最大入口網站Naver合併。2006年成立Kakao的前身「Iwilab」,四年後推出KakaoTalk,成為南韓最大通訊軟體,再由此建構出包含支付、叫車、和純網銀的Kakao帝國。


再過兩個多月便滿64歲的徐廷珍,並非南韓富豪榜的新面孔,早在2012年他便已擠進富比士南韓前50大富豪之列,去年竄升至第二名,由於公司開發出的檢測試劑和治療方法,有望協助控制新冠疫情,助徐廷珍今年一舉登上富比世南韓首富寶座。大學畢業後,徐廷珍曾在三星和大宇汽車工作。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大宇汽車宣告破產,徐廷珍也因此失業。之後他自己創業,因緣際會下轉進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產業,2002年成立Celltrion,但過程中也曾向地下錢莊借錢,甚至拿自己的器官抵押貸款,最後總算才熬出頭


至於金範錫在富比世的統計中,是淨值增加幅度最多的富豪,主要是有「韓版亞馬遜」之稱的Coupang,在紐約IPO籌得46億美元,為阿里巴巴之後在美國IPO最大規模的外國企業。10月就過43歲生日的金範錫,在首爾出生,7歲時離開南韓,13歲時進入麻州寄宿學校Deerfield就讀,後來上哈佛大學,也進入哈佛商學院念MBA,但半年左右就休學,2010年成立Coupang。


部分專家也指出,新一代富豪也比較能覺察日益加劇的社會不平等現象,因此更願意回饋社會。例如金範洙已簽署由巴菲特、比爾蓋茲等富豪發起的捐贈誓言,承諾捐出大部分財產來解決社會問題。他曾表示:「從小在貧困中長大,直到30歲前,我都將『富有』視作衡量人生的唯一標準。然而,在實現我所追求的財富後,我開始感到茫然、迷失方向。」


成均館大學教授金京煥(音譯)說,對南韓來說,這是正向的轉變,因這批新富豪並非富二代,都是靠自己雙手打天下,為年輕人帶來一線希望。

Kakao Talk幾乎已成為南韓所有人的通訊工具。 路透


●南韓的改變


新冠疫情重創全球,南韓也未能倖免,但也正是因為疫情,加快企業朝數位化轉型的腳步,使各類新創公司擁有更多大顯身手的機會,帶動南韓「獨角獸」的數量衝上歷史新高。韓國先驅報報導,截至7月今年南韓已有15家新創公司符合「獨角獸」的定義。


南韓新創及中小企業部(MSS)的數據顯示,房地產科技應用程式(App)Zigbang、金融科技業者Dunamu、生鮮配送平台Kurly等新創公司的出現,使南韓的「獨角獸」數量寫下歷史新高。MSS部長田世惠(音譯)表示,近來新創公司增加,堪稱南韓「史上第二次創投榮景」,也顯示南韓經濟的結構出現典範轉移,從財閥轉向創投和新創公司。


淑明女子大學企管系教授徐永研(音譯)則說,過去是「管道企業」以單向流程創造和遞送產品,尤其是製造業。但在疫情期間日益受歡迎的零接觸服務的帶動下,近來IT新創中的「平台企業」已有所成長。再加上智慧手機讓民眾更常上網,也意味著企業和消費者的關係正在快速轉變。


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