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電動車崛起 11大趨勢搶先看

2021-09-27 00:43經濟日報 文/編譯林奕榮

拜電池能量密度提升、成本下降、充電設施增加和政府政策對內燃機引擎車輛的規範趨嚴所賜,電動車正日益普及。不過,任何國家若想在未來30年內達成淨零排放目標,必須在淨化道路運輸方面投入更多努力。(延伸閱讀:先驅預言 電池技術將大突破)


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F)認為,電動車產業目前正朝著下列方向發展:


銷售可望加速成長


電動客車(Passenger EV)的銷售將大幅成長,BloombergNEF的「經濟轉型情境」(Economic Transition Scenario)指出,2020年全球電動車銷售300萬輛,2040年預測將增至6,600萬輛,占全球客車銷售量逾三分之二。目前轉型腳步最快的地區是中國大陸和歐洲。


燃油車市占將下滑

內燃機引擎車輛的銷售已觸頂。BNEF預測,2040年傳統動力引擎車的銷量將從2020年時的8,500萬輛降到僅4,200萬輛。


油、電車價格拉近


在歐洲地區,電池驅動的電動車價格,與內燃機引擎車輛的售價已接近持平,主因電池價格持續下滑。自2010年起,隨著製造過程精進,及更多電池工廠帶來的規模經濟效應,電池成本已下滑85%。


電池愈來愈便宜


由於製造和技術升級,加上需求上升,電池的價格已經下滑。自2010年起,隨著製造過程改善,及更多電池工廠帶來的規模經濟效應,電池成本已下滑85%。


各類車款都電動化


電動巴士、二輪及三輪電動車,依然將是採用率最高的電動車類型。此外,客車和輕型商用車轉向電動化的步調,也將大幅加快。


電池生產競爭激烈


中國大陸是全球鋰離子電池生產龍頭,也正受惠於持續上揚的電動車電池組需求。歐盟正試圖迎頭趕上,並設定遠大的目標,希望在2025年以前自行供應所需電池。


生產款式眼花撩亂


2019年全球約有370款電動車,截至2021年第2季,市面上已有500多款電動車,包括電池動力款式和插電式混合動力電動車。



續航力估持續提升


2020年問世的電動車,充飽電後的行駛里程平均為359公里,高於2012年的166公里。續航力是許多消費車考慮是否購買電動車的關鍵因素,隨著相關技術的突破,電動車的續航力也將持續增加。


充電設施數量增加


中國大陸和歐洲的電動車充電站數量,兩年來已增加逾一倍。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也提議加速推動電動車轉型,包括在全美安裝50萬座充電站。


碳排放量勢必降低


內燃機引擎車輛減少、節省燃料費用和共乘等因素,將使石油需求下滑。然而,如果各國不採取更多措施,就無法在2050年時實現淨零排放。


以非主流方式上市


一些電動車製造商,正準備透過「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上市。


電動車引領交通新法規


德國人所珍惜在高速公路上想開多快就開多快的權利,很可能不再合法。在這次聯邦議會選舉後,無論由哪個政黨組成新政府,我們都不該排除這種可能性。社民黨在選前已主張把高速公路最高車速限制在每小時130公里(81英里)。綠黨等左派政黨也都希望新政府能祭出高速公路的速限法規。


降速有助減緩暖化


對自由主義者和汽車迷來說,這無疑將令人大感失望,更不用提耗費了數十年光陰不斷強化燃油引擎馬力的德國工程師了。我和周遭的德國人一樣享受在高速公路上擁有的無速限自由,但面對日益嚴重的氣候危機,容許汽車高速行駛愈來愈站不住腳。在高速公路實施速限可以降低燃油消耗,從而減少包括溫室氣體排放在內的汙染。


這不僅適用於陸地上的用路人。海運業也在透過放慢船舶行駛速度來改善溫室氣體排放。同時,歐盟希望藉由提高航空業的燃料稅,促使人們改乘速度較慢、但更環保的火車。雖然減緩旅行速度不是解決問題的萬靈丹,但相較於得花許多年才能完全採納的乾淨科技,這確實是個能快速見效的辦法。


為鼓勵人們棄用化石燃料,政府應該考慮強制造成汙染的燃油車接受更多速限規定,並放寬環保汽車在車速方面的限制。這或許並非受歡迎的訊息,但數十年來我們其實都知道減慢車速有助於降低汙染。


當汽車超過某個速度(大約是每小時55英里,視車型不同而定),基於空氣阻力上升等因素,油耗表現會開始下滑。


美國在1970年代石油價格飆升時,曾規定高速公路行車速度不得超過每小時55英里。近年,荷蘭宣布將高速公路日間速限調降至100公里(62英里),以減少氮氧化物排放量。根據德國環保局,若在高速公路實施最高速限每小時130公里,每年可減少190萬噸溫室氣體排放量。據其估計,儘管這幾乎不到德國整體交通運輸排放量的1%,但相當於全國高速公路汽車與輕型商用車排放量的近5%,而且最高速限如果訂在每小時120公里,減排量將會更顯著。


在海運業,由於船隻速度與燃料消耗間的非線性關係,放慢行駛速度的好處顯而易見。當船舶行駛速度每下降10%,燃料用量將會隨之減少27%(若計入以較慢速度完成航程所需要的額外時間,燃料用量減少幅度為19%)。


全球最大貨櫃輪業者丹麥馬士基(A.P. Moller-Maersk )在逾十年前為回應船用燃料價格飆升及運能過剩,率先採取了這種被稱為「減速航行」的策略,即使如今海運運價水準比當時要高得多,該策略在海運業仍被廣泛使用。據估計,從2007年到2016年間,減速航行使貨櫃海運業的碳排強度下降了35%。


雖然一些海運業領導人對強制船舶限速的呼籲未獲得支持,但產業主管表示,標準更高的國際環保規範將於2023年生效,可能會迫使一些船運公司降低航行速度。然而透過速限可有效降低的環境汙染程度有其極限。


科技發展趨向環保


科技讓我們生活的許多面向得以加速發展,這讓要求交通工具慢速行駛令人感到沮喪。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加深了這種挫折感。人們為避開公共運輸而轉向自行開車,導致交通更為壅塞,世界各地港口則因一連串供應問題而堵塞不已。


但速度和人類的幸福並非絕對相關,這點讓更多歐洲城市決定在都會區採行更嚴格的行車速限。例如,巴黎市區幾乎全區行車速限降至每小時30公里的規定8月底上路,這對碳排量的影響較不清楚,但法國政府希望藉此讓街頭變得更安全也更適合行人與自行車。步行和騎車對健康助益更大。此外,較慢的旅行方式也可以很愉快。對我來說,能夠觀賞火車窗外的風景,勝過機場讓人有失尊嚴的安檢與與飛機機艙後面擁擠的座位。


不過,速度狂們不用為此苦惱。先進的電動車可在三秒內將時速從零加速到60英里;中國和歐洲正大力投資興建高速鐵路;電動自行車和電動滑板車也日漸流行。從今年掛牌上市的電動空中計程車開發商數量來看,零碳排的飛車通勤很快將實現。假使我們能找到生產足夠永續或合成燃料的方法,如Boom Technology提出的新型超音速客機構想甚至可能將有問世的一天。


我們能否利用對速度的渴求來促進更環保的選擇?奧地利免除了電動車在高速公路上的一些速限。開放電動車行駛高乘載車道也是種類似策略,美國多州已這麼做。


當我們全都駕駛著零排放的汽車、交通變得100%乾淨且行車更加自動和安全時,或許高速公路的速限將有望重新調高。現在,我們必須暫時放慢速度。但乾淨能源革命將幫助我們在未來再次享受競速。

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