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經濟彭博周報】沙國能源部長 左右石油市場

2021-08-09 03:59經濟日報 文/編譯任中原

國際媒體提到沙烏地阿拉伯,通常都聚焦於王儲穆罕默德.賓.沙爾曼(通稱MBS);然而沙國在全球最舉足輕重的領域─石油業,是由他的兄長阿布都阿濟茲.賓.沙爾曼(通稱ABS)掌舵。(延伸閱讀:【經濟彭博周報】阿布都阿濟茲捍衛油價 扮演震盪剋星


他是沙國第一位具有王室成員身分的能源部長,也是當今全球油市最有分量的個人。他就任兩年多來,曾一再採取大膽且成功的做法來掌控油市,管理石油供給,並拉高油價。面對遲早將會來臨的全球石油「需求頂峰」威脅,他的使命就是確保沙國能把國內地下的最後一桶油都開採出來;而沙國的石油政策,也轉向更有膽識,不像以往一樣備受美國制約,不甩全球日益高漲的氣候變遷共識,王室也更強力控制石油產業。


在沙國,石油一直是王族事業,而如今更甚於以往。沙爾曼國王於2017年將日常政務授予王儲MBS,兩年之後改由ABS出任能源部長,石油業務不再委由技術官僚主持。沙國邵德王室成員約有15,000人,ABS是現任國王的第四子。他今年61歲,比36歲的MBS年長很多。另外國防部副部長哈立德則是MBS的同胞弟弟。


ABS本人其實就是通曉石油產業且資歷深厚的技術官僚。他就讀於達蘭的法德國王石油與礦業大學,阿美石油公司大部分工程師都曾在該校受教。他先後取得工業管理學士與企管碩士學位,1985年離校後不久就進入政府部門工作。


27歲嶄露頭角


1987年6月,當年ABS才27歲,首次以代表團「排行第八的」成員,跟隨石油部長納塞出席OPEC會議,而他長達數十年的石油資歷於焉開始。當時沙國剛結束一場油價戰,而這次教訓令他終身難忘。


1980到1986年期間,其他OPEC成員國都拼命增產,但沙國為支持油價反而減產。到最後由於沙國產量減少太多,於是開始大量增產,油價因而崩跌。這場油價戰令全球震撼,美國德州等石油產區經濟重挫,對前蘇聯崩解也產生催化作用。此後沙國決心不再單獨減產,這也成為沙國石油政策指導原則。


1995年納塞卸任,納米接任油長,ABS升為副手;2016年再由法利赫接任能源部長,ABS職位不變。到2019年他終於成為部長。35年來他一直是沙國OPEC代表團成員,不像其他國家的代表進進出出。高盛集團商品研究主管庫里表示,「他對市場瞭若指掌,與其他石油部長截然不同」。他本人曾在演說時表示,「我可不是兩手空空而來。我身經百戰,什麼場面都見過」。


儘管他經驗豐富,但某些狀況仍超出掌控。在他擔任能源部長一周之前,沙國阿布蓋格的石油處理中心慘遭無人機攻擊,使沙國石油供給量減半數日之久。數月後沙國又與俄羅斯爆發「油價戰」,結果沙國大獲全勝,重新鞏固沙國在國際油市的主導地位。


重拾主導地位


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全球, 各國相繼封禁經濟活動,石油需求劇減。在3月召開的油國組織與夥伴國(OPEC+)部長會議上,俄羅斯不願減產,主張先觀望再決定;沙國透過各地有合作關係的煉油廠,已了解疫情將造成經濟災難,主張立馬減產,以防油價崩跌。會議結果是不歡而散,俄國能源部長洛瓦克隨即在記者會表示,「基於今天的決議,所有OPEC+國家從4月1日起不再有減產義務」。國際油市於是聚焦ABS,而他的答覆是「我讓你們猜猜看」。


會議結束後,他搭乘專機直接前往達蘭市國營阿美石油公司總部。隨即下令阿美石油公司將產油量增加到極限,對俄羅斯發動全面「油價戰」,宣布沙國每天將生產1,200萬桶石油,比之前反而增加20%。對油市而言,此舉的威力相當於核彈爆炸。阿美公司對各煉油廠削價,提供空前的油價折扣,對歐洲客戶的降幅尤大,使俄羅斯受創最深。此舉當然是要凸顯沙國才是全球油市掌控者,並給俄羅斯及普亭一個教訓。


當次日油市開盤後,布蘭特油價在幾秒鐘內便重挫近25%,創1991年元月來最大單日跌幅。不只油市受創,MSCI全球能源類股指數也大跌近19%,跌幅空前,股價市值蒸發3,300億美元;一周之後,總市值再劇減4千億美元。


全球石油業以及依賴石油的國家,都因油價崩跌而陷入驚恐深淵。沙國當然無法倖免,等於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然而這種發展正是ABS想要看到的結果,因為俄羅斯只有在感覺到痛之後,才會迅速重回談判桌。


川普提供助力


白宮面對此一情勢也手忙腳亂。以美、沙兩國關係之密切,沙國竟然事先未知會美國就採取如此激烈的行為,中情局及美國駐利雅德的外交人員都大為震驚,一向視美國石油業為戰略與政治資產的川普也因而抓狂。他不斷撥打熱線給普亭、沙國國王沙爾曼,把全球前三大產油國聚在一起。利雅德與莫斯科經歷過36天的敵對之後,於4月12日達成空前規模的減產協議,俄羅斯拒不減產的立場隨之瓦解,國際油市隨即恢復平靜。


川普的介入,相當於美國送給沙國一份大禮。川普在競選總統時雖曾對沙國多所批評,然而在當選後他又大力鞏固美、沙關係,畢竟沙國是美國武器的最大客戶,而且他就任後第一個出訪行程就是沙國,還支持沙國在葉門的軍事行動。當美國情報部門表示沙國王儲MBS涉及沙裔美國記者哈紹吉2018年遭殺害事件時,川普站在沙國這一邊。油價戰爆發後,川普大力促成沙國所想要的減產協議,也使國際市場恢復秩序。


由於邵德王室始終蒙著一層神秘面紗,因此外人很難了解這次沙國發動的油價戰,是否完全是由ABS一人快定,畢竟近年來的情況顯示,沙國發生的事件很少不是由MBS所指示。但無論實情如何,ABS本人也認同這項戰術,而且他自始至終都是局內人。


一些國際媒體對他的關切焦點通常都不在於石油領域,反而常拿一些與他的異母弟MBS有關的報導來問他。他的標準回答則是:「不,別問我這些事。我是能源部長」。


阻礙全球減碳


儘管沙國在這場油價戰中獲勝,但由於全球正趨向於放棄石油及其他碳基燃料,因而使沙國的在全球的分量備受威脅。沙國已確認的石油蘊藏量約有2,650億桶,以日產1,000萬桶計算,能持續生產約70年;以今年夏天油價計算,總價值約20兆美元。然而有朝一日全球能夠不用石油而繼續運轉時,這些寶藏可能毫無價值。


環保團體一直指責沙國阻礙全球在減碳方面的努力。過去20年來沙國雖然從否認氣候變遷說,轉為支持2016年巴黎氣候協定,但從未放棄對石油資源的捍衛。他在去年9月主持G-20能源部長會議時,各國部長對於公報內容一直未能達成協議。歐洲各國部長要求發表偏向「綠能」的聲明,沙國不同意。最後他強調,如果最終沒有任何聲明,大家都會很難看。


結果在公報中,出現了一些沙國贊同的內容。其中之一是利用「碳捕集與封存(CSS)」來減少碳排量,儘管目前這方面的科技還未發展到適合商用的水準;另一項則是沙國主張的循環式碳經濟,以碳減量、再利用、碳消除及碳循環(4R)為主軸來落實減碳,但並未訂出減碳目標及時間表。這些措施的共同點,就是確保石油還能多用些日子。他表示,「我們坐擁龐大的碳氫資源,我們希望能做更好的利用」。沙國其實在太陽能電力上有一大優勢,就是擁有廣大的沙漠,然而沙國在這方面動作太慢,迄今成果還非常小。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